潘玉良的艺术人生

  安徽博物院藏潘玉良作品解读 □主讲人 朱良剑 她把脂粉化成了油彩,重新涂抹了自己的生命,然后最后成为一个世界级的艺术家,成为一个传奇

  “她把脂粉化成了油彩,重新涂抹了自己的生命,然后最后成为一个世界级的艺术家,成为一个传奇。”(淳子)

  在20世纪初期的中国近代美术史上,能够因缘际会成为女大师的,恐怕只有潘玉良了。大多数世人认识潘玉良,多是通过数个小说版本的传记和电影、电视剧、戏剧的了解,虚构世界中的潘玉良,浊世独立,傲骨铮铮,抗击世俗,加上前期青楼的一段经历,和与潘赞化的因缘邂逅,以及她的艺术天分,造就潘玉良传奇的多彩人生。潘玉良身后才在艺术界崛起并获得大师称号,她的声名鹊起,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她出身妓院的悲惨身世的渲染以及她挑战世俗擅画人体画的勇气。其实,“五四”运动以后高扬民主与科学大旗的中国,女性意识开始觉醒,因此,认识真实的潘玉良,应该放在当时新文化运动带来的思想解放这个大背景下来考察。虽然彼时风起云涌的中国启蒙运动解放了千千万万受缠足荼毒的女子,改善了婚姻制度对女性的迫害,拓展了女性的求知空间,但这些改变对女性艺术的发展和影响十分缓慢。除了潘玉良,那个时代其实并未造就多少杰出的女性艺术大师。“潘玉良是中国20世纪女大师的身份,应当是当之无愧的。”(陆蓉之语)安徽博物院是潘玉良一生绝大多数作品的归属地,近年来,通过对她作品的研究和历史资料的搜集,尽可能还原真实而立体的潘玉良。

  命运多舛的传奇人生1895年6月14日,潘玉良出生于江苏扬州,幼时父母相继去世,由于家庭的变故,14岁被舅舅卖给了妓院,17岁时被芜湖海关监督潘赞化赎出,纳为小妾,改名潘玉良。1913年,潘赞化携潘玉良迁居上海。此后,潘赞化投身“护国运动”和“护法运动”,独自在家的潘玉良开始跟随当时的邻居洪野学习绘画,洪野是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教授,歙县人。1920年9月,潘玉良考取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师从朱屺瞻、王济远。1921年7月,潘玉良考取法国里昂中法大学,师从德卡教授学习油画。在国外求学的8年间,她先后在法国里昂美术专科学校、巴黎国立美术学校(与徐悲鸿同窗)、意大利罗马皇家美术学院学习绘画和雕塑,为后来立足国内画坛奠定了坚实基础。1928年回国后,受邀担任上海美术专科学校西洋画系主任。同年11月28日,第一次个人画展《潘玉良女士留欧回国纪念绘画展览会》在上海举行,“旅沪各国侨民咸到会评览,叹为中华女子作家之冠”。1929年3月起兼任新华艺术专科学校、中央大学教授。1931年,她接受同窗徐悲鸿的邀请,专任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在中央大学教育学院艺术科与徐悲鸿一起担任油画教学。潘玉良先后在国内及日本举办个展五次,尤其是1935年5月,在南京举办的个展引起很大轰动。当时展出两百多幅作品,孙科、林森、蔡元培等数十位政要和艺术界名流观展,徐悲鸿、张道藩等近10位艺术界名流纷纷撰文,高度评价潘玉良的艺术成就。潘玉良连续参加五届中国美术会美术展览会,多幅油画作品参展,被刘海粟誉为“在同辈西画家中是第一流的人物”。1936年出版的《近代中国艺术发展史》中的14位现代画家里,潘玉良是唯一的女画家。1937年4月,她与刘海粟、张大千、林风眠、高剑父、郎静山、汪采白等共同发起成立中华全国美术会,是年6月拿出一百七十多幅作品举办的个展再次引起轰动。这是她一生最辉煌的时期。

  1937年8月,潘玉良为了追求艺术再次赴法国。在法国40年中,她的作品经常参加各类沙龙展览并远赴美国、英国等多国展出,先后获奖二十多次,被授予比利时金质奖章、巴黎市长多尔烈奖、法国文化教育一级勋章等多项荣誉。潘玉良作为全面的艺术家,油画、国画(主要是白描和彩墨)、素描、版画、色粉画、雕塑无所不能,她坚守“由古人中求我,非一从古人而忘我”(阿模语)的艺术准则,坚持“合中西于一冶”(陈独秀语)的艺术追求。她用中国的书法和笔法来描绘万物,对现代艺术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