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入侵你“排毒”了吗?(组图

  去年,英国《牛津词典》收录了多个数码类新词让人们“眼前一亮”,其中一个就是“数码排毒”—越来越多的人不得不承认,包括手机在内的各种数码产品和网络已经深入我们的日常生活。然而这也让人们突然意识到,这些数字设备在我们的生活中似乎成为过于重要的角色,甚至无处不在,无时无刻地都在打扰甚至是控制我们,而我们想要离开它们,也只有采取极端的手段。

  在美国旧金山,“数码排毒”夏令营是越办越红火。这个夏令营规定营员们不准使用包括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甚至是电子腕表等在内的一切数码产品,你只可以专心致志地练习瑜伽、林中徒步或者上艺术写作课程……

  “数码中毒”的表现有很多种,在睡梦里发短信就是一种极端。住在美国伊利诺伊州和艾奥瓦州交界的奎德城的美国女子坎迪·盖伊就是一名受害者,从几年前开始,她就出现一些奇怪的举动:她在睡梦中用手机给朋友发短信聊天,“醒来后我十有八九对半夜发短信的举动一无所知。”

  坎迪的父亲韦恩·盖伊在接受采访时,证实女儿并没有说假话,“她睡觉之后,我们偷偷去看她,发现她在发短信,手机拿在手里,可是眼睛却是闭着的。”

  劳拉·霍贾也会在睡梦中发短信。她说,自己会在半夜起来喝水或是上厕所,这时她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会回复一些手机短信,但醒来后也对自己的举动毫无印象。不同于坎迪,霍贾的短信是为了工作,但是霍贾担心,自己在不清醒状态下回复客户可能会带来问题。

  经医生诊断,这一现象源于睡眠紊乱。至于导致梦游短信的原因,澳大利亚墨尔本睡眠紊乱中心睡眠问题专家戴维·坎宁顿认为,这源于患者白天需要处理的事务过多、压力较大,“人们白天工作太多,不时从互联网收到电子邮件,从智能手机收到短信通知,这使得人们难以区分清醒和睡眠时刻,夜间睡梦中仍然觉得自己处于‘随时待命’状态。”

  美国睡眠专家乔希·韦贝尔表示,如今在睡梦中用手机发短信的人数越来越多,而他们在醒来后通常不记得先前举动的症状类似于梦游。因此,他建议人们让手机远离床铺,最好放在卧室以外的地方,并且最好睡前一小时之内不要使用电子产品,以提高睡眠质量。

  对于一些人而言,“数码中毒”迫不得已。的确,随着智能手机功能的越来越多,它几乎绑架你的24小时,下了班离开办公室也逃离不了工作,工作与生活之间的疆界被智能手机给抹平。

  德国“职业安全与健康研究所”专家法兰克·布兰乔特曾表示,使用这些先进的通讯技术,虽然可以让我们在办公室之外的地方工作,提供了更多弹性价值,但是随着工作量与额外工时的增加,“这会让员工生病”。

  如果员工认为自己无法停止思考工作,下班后还是忍不住打开信箱,那么工厂也有责任“关闸”。早在几年前,德国汽车厂商大众就安装了网络虚拟闸道,管制像洪水一样滔滔不绝的工作信件,减少员工在家还得面对工作的压力。

  除了企业,欧洲国家诸如法国和德国官方也在采取行动,限缩这些数码产品侵占人们下班后的生活空间。

  之前,法国工会与法国科技企业签署协议,规定晚上六点下班到隔天早上的七点,公司不能发信给员工。

  法国不是唯一—去年八月,德国就业部就禁止主管在非上班时间,打电话或者是寄电子邮件给员工,除非是紧急事件。当时的就业部长冯德莱恩就说,管理者要遵守的原则是,在员工的私人时间尽量将打扰降到最低,被打扰的人数也尽可能愈少愈好,“让员工可以在下班时间不被打扰,这对老板来说是有利的,否则长期累积下来,底下的人只会精疲力竭。”

  对于人们而言,沉浸在数码世界里感觉很混沌,刷刷社交媒体,刷刷网络购物网站,一天似乎很快就过去了。但是,人们是否真的发现他们其实是一种“中毒”状态?

  是不是想过几天不插电的生活?美国旧金山郊外有一个“数码排毒”夏令营,在这里,严禁使用任何数码设备,让用户远离各种高科技重新回归大自然,享受清新的空气。营地的宗旨是让“脸谱”、推特等社交网站的“骨灰粉”短暂脱离网络,进行“数码排毒”。

  “数码排毒”夏令营今年只是第二届。去年,“数码排毒”公司决定举办一场以“戒网”为名的夏令营,该活动通过网络售票的方式,在仅一周的时间内就将300张三日套票销售一空,从而让“数码排毒”夏令营一炮而红。鉴于市场反响良好,今年将举办3期,每期招收数百名营员,但为期4天的“数码排毒”费用可不便宜,食宿加上活动,每人570美元。

  不同于常规的夏令营,来此参加“数码排毒”夏令营的主体是由成年人组成。从刚毕业的大学生一直到退休人群都有,还有不少“脸谱”、谷歌和微软公司的员工来体验不一样的生活。

  据悉,营员入营的第一件事就是来到营地集结点开始他们的入营手续。在这里他们将上缴身上的手机、ipad、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甚至手表等所有电子产品,与电子和网络世界完全隔绝。此外,夏令营规定不准谈工作、不准饮酒、不准说出姓氏和年龄。

  随后,他们将在只携带少量生活必需品的情况下步入林地深处,前往户外营地。户外营地被设置在了山谷的深处,一处被巨型红杉包围的小空地中。这里只有简单的半开式木屋和双层床,因为没有供电和额外的食物供给,空地前的木桌也只能供来访者白天读书与小憩。更多时候到此参加夏令营的人会去参与一些技能课程,如创意写作、烘焙、冥想、针织等。课后参与者尽可以将自己的作品挂在展示区内分享给一同在此的同伴欣赏,这与以往拍照上传网上的方式相比显得更为“质朴”。

  此外,营地还准备了丰富多彩的活动,如基础的射箭入门课程,同时还提供更有广泛参与度的如远足、游泳和瑜伽指导。营员们除了可以享受没有数码打扰的清闲之外,更重要的是夏令营还给参与者们创造了一个自主交流的空间。

  而每天最为重要的社交活动则是在一张能同时容纳上百人吃饭的饭桌旁展开。在餐后还有另一场长约两小时的沉思静默,营员们坐于长桌的两侧彼此轻声交流,随后的篝火晚会等派对更将一天的活动推入高潮。

  当然,通过技术解决“中毒”的问题也未尝不可。如果你对手机的长时间使用缺乏自控力,那么,可以把这个任务交给你的衣服。东京著名时尚设计师森永邦彦日前开发出了首个能够彻底屏蔽所有手机信号的FOCUS系列服装。

  这十二件时装的共同特点就是采用能够反射电磁无线电波的人造纤维手工制作,当把手机放进衣服兜里时,它瞬间就会变成一块“废品”。你便再也接不到任何来自手机的电话、短信或者推送通知,所以你终于可以全神贯注地处理手头的工作、跟身旁的爱人面对面交流抑或安安静静地独自发呆……

  越来越多定位独特的生态酒店旗帜鲜明地限制手机使用。以位于埃及锡瓦绿洲上的阿德尔雷-阿梅拉沙漠生态旅馆为例,这里没有网络、电话、电视甚至连电都没有—而这与现代科技绝缘的姿态恰好就是其与众不同之处。

  退回到几年前,相信大家可能都用过诺基亚和摩托罗拉等经典的老版机型,他们其实有很多优点,它们身形小巧可以轻松装进口袋,耐用的电池能撑很长时间。

  跟现在花哨的智能手机相比它们显得朴素而原始,它们没有各种应用程序,不能视频通话,也不能发送各种生动的表情符号,基本上只具备基本的通话和短信功能,但是目前对于这些老机型的需求却在不断增加。据欧洲的报告显示,这些已经落伍过时的手机现在大有“逆袭”之势,它们当中某些二手机型甚至卖到高达1000欧元(约合人民币8511元)的价钱。

  欧洲有一家专门销售二手手机的网站,创办于2009年,创办人达加塞姆·哈达德介绍说,“虽然花这样的大价钱买一部原始的手机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是很多人买的时候甚至眼睛都不眨一下,我们这里就有一些价格超过1000欧元的老机型。它们之所以定价这么高,是因为物以稀为贵,现在这些老式机型已经很难找得到,而且有人不喜欢被各种新程序打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